手机端下载二维码
帮帮公益
首页 顶部
你好,武汉
帮帮公益  2020-04-08 10:32
001.jpg


今天,是武汉市离鄂通道解除管控的日子。


封城之初,钟南山院士就曾说:“武汉本来就是一座英雄的城市。有全国,有大家的支持,武汉肯定能过关。”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,当初被摁下“暂停键”的武汉,在无数逆行者的守护下,终于取得抗疫的阶段性胜利。


平凡有多么来之不易,不平凡就有多么刻骨铭心。近日,武汉晴好天气如约而至,阳光与樱花在春天里一起来到这座英雄的城市。春回武汉,樱花正盛,让我们相约一起,与武汉来一场“久别重逢”。




八百年楚文化

三千年盘龙城



002.jpg


千年以降,长江在武汉脚下奔腾不息,日夜东流。大江大河的奔腾之势、琴台知音的人文底蕴、白云黄鹤的诗情画意,一同成就了武汉开放亲和的独特魅力。

 

早在新石器时代,先民就在武汉这片水网之地傍水而居;后来,先楚中原文化开始与土著文化整合,武汉人文步入以土著文化为基础、以中原文化为主导的千年茁长期;商周交替时期,随着周之崛起和楚之强盛,使武汉人文进入交融期,最终以楚文化为主导,形成地域文化的主源。之后,武汉一度沉寂400余年,从唐宋到明清,武汉人文重新勃兴,最终形成上承土著文化、中原文化、楚文化滋养,下融百家之长的独特地域文化——汉派文化,其独特个性可归纳为:“江汉汇通、楚风汉韵、兼容并包。”

 

随着近代考古发现,3500多年前的盘龙古城,叩开了武汉的文明之门。盘龙城不仅是长江流域迄今所发现的最古老城邑,也是唯一能在地面上看到的商代早期城址,被考古界公认为“中国古城之标本”。盘龙城具备人类文明的“三大标志”:金属工具的制造和使用、文字的创造、城市的出现。它应该是武汉城市之根。

 

秦汉时期,武汉在大一统的王朝统治下,度过了相对沉寂的400年。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,旷日持久的大一统局面开始土崩瓦解,使得位居“国之中”的武汉,军事上的战略地位迅速凸显,沉寂已久的武汉地区旋即烽烟四起,群雄竞逐。两江交汇处的高阜上,更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军事要塞,这种由军事要塞孕生的城港文明,最终奠定了今日武汉三镇城郭之初基。三国名将吕布屯兵的小沛,就在今天武汉的江夏区。在武昌卓刀泉,相传当年关羽用青龙偃月刀斫向山石,清泉汩汩流出……

 

隋唐之际,武汉成为长江中游最大的物资集散处,这里不仅商贾辐辏,百货汇集,李白曾有诗曰:“万舸此中来,连帆过扬州。”当时武汉江面船流如织,号称“东南巨镇”。此时的武汉,还是一座被诗意笼罩着的城市,黄鹤楼也在此时成为武汉的文化标志之一。

 

明代中叶后,资本主义经济萌芽给古老的武汉商埠带来新的活力。至明末清初,汉口已是“户口二十余万,五方杂处,百艺俱全”之“楚中第一繁盛处”,更是当时中国腹地最大的农副土特产品集散地和商品生产基地,所谓“货旺连三江,物丰贯四海”。与北京、苏州、佛山并称“天下四聚”,又与朱仙镇、景德镇、佛山镇并称“天下四大名镇”。

 

进入近代以来,汉口于1862年正式对外开埠,迅速成为内陆最大的通海商埠,与上海、天津、广州并称“四大口岸”“五大商埠”(另加青岛),以汉口为中枢的长江干线逐渐成为对外开放的贸易走廊。武汉一直作为华中的政治、经济中枢与最大都会,曾几度成为全国政治风云的中心。

 

1911年,辛亥武昌首义打响了推翻封建帝制的第一枪,敲响了清王朝统治的丧钟。1938年,“保卫大武汉”成为永载青史的一大壮举。


003.jpg

图注:起义民军攻占后的湖广总督府


004.jpg

图注:一些平民在烧毁的总督府中捡拾物件


004.jpg

图注:湖北咨议局成为鄂军都督府


短短10余年后,历史就揭开了新的一页。1949年5月16日,武汉解放,迅速开始艰难的经济复苏。此后20多年里,武汉的经济建设和城市发展交织着成功与失落,但仍不乏值得大书特书的篇章。1979年,武汉在全国率先宣布“敞开城门”,对外开放了中国第一个小商品市场——汉正街,这个积淀着500年历史风尘的商品集散地,成了大武汉的城市名片。整个20世纪80年代,武汉更是创造出了中国众多的第一。1987年12月,武汉在国内率先提出“科教立市”,这一创举在全国被不断“复制”和“放大”。1988年5月,武汉市企业兼并市场诞生了,这是我国最早的企业产权转让市场的实践……


时光流逝,改革开放后,武汉迅速驶入新一轮改革开放的“快车道”。从1992年至1998年武汉经济年均递增16%,一度被称为20世纪90年代中国经济界的“武汉现象”。

 

江水滔滔,沛然东流。武汉的人文历史,从远古走向今天,由蒙昧走向文明,恰如那穿城而过的两江之水,奔流不息,不舍昼夜。



东湖春意遮不住

黄鹤楼上风景佳



悠久的人文历史,不仅给武汉的骨子里刻上了丰厚的人文底蕴,而且也让武汉成为风景名胜的汇聚之地,让游人流连忘返之处更是数不胜数。




黄鹤楼




006.jpg


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” ,提起武汉,自然不能不提黄鹤楼。黄鹤楼始建于三国时期吴黄武二年(公元223年),传说是孙权为实现“以武治国而昌”(“武昌”的名称由来于此)。由于战乱,黄鹤楼多次被毁,又多次重建。在改革开放以后,最终在距旧址一千米以外的蛇山峰岭上建成如今的黄鹤楼。

 

而在众多有关黄鹤楼的故事中,神秘道士用桔皮画鹤换酒,可能是其由艺术物化为商品的最早传说。历代文人墨客,更是在这座象征文明的黄鹤楼前留下了灿若星河的绚丽诗篇。

 

崔颢的“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”成为千古绝唱,为之倾倒的诗仙李白,一句“黄鹤楼中吹玉笛,江城五月落梅花”,遂使1300多年前的武汉就有了“江城”的美誉。




东湖




007.jpg


此外,能与黄鹤楼并驾齐驱的风景区,自然要数东湖了。自古以来,东湖就是游览胜地。屈原在东湖“泽畔行吟”,楚庄王在东湖击鼓督战;三国时期,刘备在东湖磨山设坛祭天;李白在东湖湖畔放鹰台题诗;毛泽东一生钟爱东湖,将其称为“白云黄鹤的地方”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先后视察东湖44次。

 

东湖是以大型自然湖泊为核心,湖光山色为特色,集旅游观光、休闲度假、科普教育为主要功能的旅游景区, 由听涛区、磨山区、落雁区、吹笛区、白马区和珞洪区6个片区组成,楚风浓郁,楚韵精妙。湖岸曲折,港汊交错,碧波万顷,青山环绕,岛渚星罗,素有九十九湾之说。总而言之,来武汉,逛东湖,绝对会让你不虚此行。




黄陂木兰景区




008.jpg


江大湖大武汉,好山好水好黄陂。黄陂拥有中南地区最大的城市生态旅游景区群:木兰山、木兰湖、木兰天池、木兰草原、清凉寨、木兰古门、锦里沟、木兰云雾山、农耕年华和大余湾等。

 

除此之外,武汉还有武汉长江大桥、武汉大学(樱园的樱花此时开得正盛)、江汉路等不可错过的风景。



与美景最配的

自然是美食



武汉饮食,可谓一早一晚,过早和宵夜最为经典,有“早尝户部巷,夜吃吉庆街”之美谈。武汉菜秉承湖北菜系风格,汇聚东西南北精华,菜品丰富多样,又自成特色,是著名的“美食之都”。

 

武汉特色小吃有热干面、三鲜豆皮、面窝、米粑、豆丝、欢喜坨、鸭脖子、武昌鱼、排骨藕汤、洪山菜薹炒腊肉、糍粑等。




009.jpg


一年四季都适合吃的热干面,是武汉人的“过早”必备。面条纤细爽滑有筋道、酱汁香浓味美,喜欢吃辣的还可以加点辣椒,怎么吃都不腻!


010.jpg


三鲜豆皮也是武汉“过早”的一种,其形方而薄,在金黄的皮下有一层油润喷香的糯米,里面包裹着冬菇香菇肉丁脆笋蛋皮等丰富的馅料,吃起来口感丰富至极!



011.jpg

面窝是武汉的特色小吃之一,是一种由大米和黄豆做成的小吃,色泽金黄,外焦里嫩,一口下去,鲜香四溢。



012.jpg

烧麦也是武汉人钟爱的“过早”小食,薄薄的皮包裹着糯米、肉粒、香菇,高汤浓郁入味,非常鲜嫩,一旦品尝,可谓根本停不下来!



013.jpg

米粑是武汉很传统的早点,是由大米磨成米糊,加上一点儿酒酿,放糖,让其自然发酵,然后烧锅煎焗,外皮锅巴金黄诱人,趁热下口,满嘴的酥脆焦香,香甜软糯。



014.jpg

欢喜坨也是武汉小吃的一大特色,在武汉已有百余年历史,它是糯米粉滚成圆团,再裹上一层芝麻,炸熟后外脆内软,外焦里嫩,色泽鲜艳,咬一口,满嘴芝麻香!



015.jpg

鸭脖也是武汉有名的风味小吃,据说是将川味卤方改进后用在鸭脖上,具有四川麻辣风格,香味扑鼻,鲜美无比。 



 春天来了 

 熟悉的武汉 

 终于也要回来了

 生活还得继续 

 带着思念 

 继续出发